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出境旅游 > 正文

新加坡

时间:2012-06-21 16:28:52责任编辑:本站 点击:

新加坡巷(GangSinggapur),是印尼邦加槟港的一条典型的唐人街,看到当地博客Fotografi介绍,现在那里已是曼波市场(kawasanpasarmambo),新建了一个唐人街标志的建筑物。(上图)他的这张

相片,令我遐想万千,也为上次与它擦肩而过而遗憾。

其实整个槟港的老市区,无不例外都是所谓唐人街,因为早期华人移民多数做生意的缘故,就把家安在市场、商店附近,于是形成唐人街的规模。里面逐渐有学校,大伯公庙。

对于我来说,新加坡巷留下太多的记忆。首先,那里是我老爸一家长大的老根据地,他不止一次叨叨新加坡巷的故事。

说自己一边替爷爷的咖啡工场磨咖啡豆,一边看进步书籍,连印尼人都赞扬他勤奋好学。也由此,他走上一生忧国忧民、进步爱国的道路。(左图:邦加早期华人经营的旅店与餐厅,估计是荷兰统治时

期吧?电话号码才三位数195,社会发展非常原始。)

据说我太爷原来在广州清朝的兵营做事,爷爷在广州长大,后来家道中落,去新加坡落脚,后来混出个模样,就开钱庄,即是早期的银行。但他后来加入兴中会,热衷于华侨的反清活动,听过孙中山的

演讲,就从经济上支持辛亥革命,还经常不在钱庄里。

不识字的奶奶主持业务,被人骗了不少,最后破落。实在混不下去,就举家搬到印尼邦加槟港,至于为何落户新加坡巷,是否具备新加坡情意结?则不得而知。(右图:邦加小镇勿里洋宁静的小学。)

另外是我们上学时,中午就在新加坡巷的面档,解决肚子问题。那里有两家并排而立的面档,其一是叫张浆的梅州第一代华侨,以梅州风味的牛肉丸驰名;另一家印象有点模糊,是说白话的,也是国内

来的广府人。

之所以记住张浆,因为他与我的父亲是相识的老乡,见面总是很亲切聊天。有次晚上到一年也没有几次的嘉年华会(Parak),老爸看见他的面档,生意似乎清淡,就做个顺水人情,一家人帮衬,令他很

开心。

老爸就是那样的人,善解人意,侠义、善良、富同情心,所以朋友很多,自然被人推举做了侨领,为华社出钱出力。

在槟港的时候,老同学黄先生与儿子驾车,陪我到新加坡巷隔一条街的大伯公庙(左上图)进香,因为小时有病,按当地的习俗,契给(过继)给大伯公庙里的关公爷爷当儿子,所以这次是来还愿谢恩

,也来为邦加的华人祈福,但愿他们国泰民安,社会稳定,生活富裕。

进香出来时,正好见到另一个老同学张先生,大家几十年未见而寒暄问安。原来庙对面的电器店是他的妹夫的,他正好过来。

离开后,在车上黄先生告诉我,张先生的父亲是梅州来的第一代华侨,吃苦耐劳善于经营,积累一些家产及企业,临老时太早分给下一代。

军权被卸后,手中无兵,平时他每几年都要回梅州,那次要钱回乡,结果谁都不买帐。老人感到世态炎凉,后悔自己做错事情,竟然以死抗争,吊颈身亡。(右图:邦加槟港最出名的阿水餐厅,先人一

步在网络上登广告,是外岛人及旅行团经常光顾的。)

张家出事后,槟港好多华人都不齿该老人的子女,我的老同学张先生也成为众矢之的,仍然追根思源、孝敬长辈的华人社会,普遍觉得他们很过分,是不孝之子。

旅游是人们为寻求精神上的愉快感受而进行的非定居性旅行和在游览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关系和现象的总和。